• <nav id="qkesg"></nav>
    <center id="qkesg"></center>
  • <menu id="qkesg"></menu>
    <dd id="qkesg"><optgroup id="qkesg"></optgroup></dd>
    <menu id="qkesg"></menu>

  • 聯系我們

    • 400-6089-112
    • 傳真 : 0718-8259299
    • 地址 : 湖北省恩施市火車站萬福國際商貿城5號樓

    企業黨建

    > 企業黨建 > 時政新聞
    銀行保險業發展70年:光輝歷程體現中國智慧
    發布時間 : 2019-10-06

    原標題:銀行業發展70周年:改革穩步推進,體現“中國智慧”

      銀行業是現代金融業的核心支柱之一。新中國成立70年以來,中國銀行(3.580-0.02-0.56%)業經歷了不平凡的光輝歷程,取得了巨大的成就。

      目前,中國銀行業總資產超過280萬億元、居全球第一位;盈利水平及資產質量均居于全球可比同業前列;全球銀行1000強榜單有136家中資銀行入榜;按一級資本排名的前十大銀行中,中國四家大型商業銀行名列前茅……這一系列數字勾勒出中資銀行實現鳳凰涅槃后在世界金融版圖上的地位。

      此外,多元化銀行業服務體系也已初步形成。2018年末,我國共有銀行業金融機構4588家,機構類型20余種,包括政策性銀行,大型銀行、股份制銀行、外資銀行等全國性商業銀行,城市商業銀行、民營銀行、農村合作金融機構、村鎮銀行等專注社區、小微、“三農”服務的地方法人銀行等其他非銀機構。其中,5家大型銀行資產總額105萬億元,占銀行業金融機構比例37%。

      “不同時期銀行業面臨的主要矛盾、問題和環境是不一樣的。當前金融科技的快速進步,中國經濟結構的轉型升級,國際金融市場的高度共性,全球金融監管的強化,金融制裁工具的政治化,都在迅速改變著銀行業經營的生態環境。所以,改革開放必須是一個持續的、動態的過程,惟有如此,中國銀行業才會基業常青?!敝袊嗣胥y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如是說。

      銀行業在曲折中前進

      1949年新中國成立,我國銀行業從此掀開了嶄新的一頁,為支持社會主義經濟建設作出了突出貢獻。

      1949年9月,《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組織法》通過,確立了中國人民銀行作為國家銀行的法定地位,人民銀行既是經營全國金融業務的經濟組織,又承擔著貨幣發行和機構監管的職責,為促進國民經濟恢復、迎接大規模經濟建設做準備。

      1953-1956年為我國第一個五年計劃建設時期。中國銀行體制是與計劃經濟體制相適應的“大一統”的管理體制,中國人民銀行編制的綜合信貸計劃納入國家經濟計劃。在此期間,國家銀行各項存款年均增長12%,各項貸款年均增長21%,較有力地支持了國民經濟建設。

      隨著改革開放的春風,我國進入了新的歷史發展時期,銀行業開始整頓規章制度和各項金融工作。

      “自新中國成立到改革開放的三十年時間內,中國金融業發展盡管道路曲折,但是依然從制度機制、資源配置和運行體系等方面,為計劃經濟時期的經濟社會發展建立了相配套的金融體系,成為改革開放的歷史新起點?!?span id="stock_sh600919">江蘇銀行(6.710-0.08-1.18%)總行董事會辦公室高級會計師陸岷峰稱。

      銀行組織體系初成

      改革開放之初,我國經濟十分困難。數據顯示,1978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3624億元,占世界份額1.8%,人均國內生產總值381元;進出口總額355億美元,占比不到全球的1%,外匯儲備余額1.67億美元。

      若按當年價現行農村貧困標準衡量,農村貧困人口規模達到7.7億。在百廢待興、百業待舉的環境下發展經濟,首先面對的難題就是“錢從哪里來”。

      由于財政資金的供應能力無法滿足經濟發展的迫切要求,銀行的作用開始凸顯。工商銀行(5.530,-0.01-0.18%)原董事長姜建清回憶道,原來由財政負責安排的對國有企業的流動資金撥款,1982年比1978年減少了64.5%,1979-1982年間,工商企業增加了700多億元流動資金,其中有82%是由銀行貸款供應的,只有18%是財政撥款增加的。

      1979年,發放了第一筆技術改造貸款;1981年起,國家實行了“撥改貸”改革;1983年,又改革了企業流動資金管理制度,把國有企業的流動資金由原來的財政、銀行兩家管理,改為由人民銀行一家管理。

      銀行改革成為金融改革的起點,農行、中行、建行三大國家專業銀行相繼從計劃經濟下“大一統”的人民銀行和財政體系中破繭而出。

      1983年9月,國務院決定由中國人民銀行專門行使中央銀行職能;1984年1月,單獨成立中國工商銀行,承擔原來由人民銀行辦理的工商信貸和儲蓄業務。一個“以人民銀行為領導,以國家專業銀行為主體,多種金融機構并存”的銀行組織體系在改革中逐漸形成。

      姜建清稱,金融與財政的分離,改變了以往“大財政、小銀行”的模式,國有銀行開始成為國民經濟改革發展融資的主渠道,以銀行為主導的間接金融體系逐漸建立并為中國經濟發展提供了強大的推動力。這是金融業發展的轉折。

      金融與財政的分離還使銀行的籌融資等功能得以恢復和強化,成為中國改革發展奇跡得以實現的重要支撐。數據顯示,中國的GDP從1978年的3624億元增加到1990年的1.89萬億元,至2018年達到90.03萬億元。銀行存款從1978年的1155億元,增加到1990年的1.39萬億元,至2016年達到150.59萬億元;各項貸款從1978年的1890億元,增加到1990年的1.75萬億元,至2018年達到141.75萬億元。

      市場化法制化改革推進

      改革開放后,銀行業的第二次轉折發生在上個世紀90年代之后,是市場化、法制化改革。當時銀行業通過增設機構、放權讓利、擴大業務范圍和改革資金管理,來搞活金融、搞活經濟。

      在改革的前十多年中,信貸年平均增長率達到20.38%,經濟增長率達到14.6%。信貸的過度投放,雖然促進了經濟快速發展,但也導致市場流通的貨幣過多,出現通貨膨脹。于是,經濟過熱和通脹壓力開始顯現。1993-1995年再一次出現明顯的通貨膨脹,通脹率達到24%-25%。

      相應的措施很快相繼制定出來。1994年國家開始實施財稅、金融、外匯外貿、計劃、投資、流通體制和國有企業等領域的大力改革;實行銀行業與證券業、保險業、信托業、房地產業分業經營,銀行與各種自辦經濟實體脫鉤;成立了三大政策性銀行,初步分離了政策性金融業務和商業性金融業務,規范金融行為的《人民銀行法》《商業銀行法》相繼出臺。

      “1996年,國民經濟扭轉了高通脹局面,物價漲幅回落到較低水平,順利實現‘軟著陸’,且在此之后保持了20多年通貨膨脹較低水平的宏觀金融環境?!苯ㄇ宸Q。

      不過,當時的銀行業在微觀金融層面的問題也逐步開始凸顯,商業銀行貸款成為社會融資主渠道后,不良貸款也伴隨出現。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爆發,中央更加重視金融風險,在當年年底召開的第一次金融工作會議,提出著手重點解決國有銀行的不良資產問題。

      緊接著,四大措施開始實施:財政發行2700億元特種國債,補充國有銀行資本金;實行貸款質量五級分類,徹底搞清國有銀行不良資產底數;成立四大資產管理公司,1999年和2000年剝離國有銀行的不良資產14萬億元;成立金融黨工委,建立國有銀行系統黨委,防止地方政府對國有銀行的不當干預。

      “這一系列措施為之后國有銀行實行股份制改革做了思想和基礎準備?!苯ㄇ宸Q。

      大型銀行涅槃重生

      1999年第一次剝離14萬億元國有銀行不良資產后,四大家銀行的不良貸款存量仍然居高不下。數據顯示,2002年底,按照“一逾兩呆”分類為1.7萬億元,不良貸款率為21.4%;按照五級分類為2.07萬億元,不良貸款率為26.12%。另外,資本金缺口巨大,4家國有銀行資本金總額7494.38億元,平均資本充足率為4.27%。同時,銀行內控管理依然不足、信貸結構失衡、風險控制薄弱,基層機構有章不循、違規操作現象依然突出,并且普遍沒有建立和落實對分支機構內控制度的檢查和評價制度。

      “上世紀末本世紀初,脆弱的銀行體系長期困擾著中國經濟,成為中國經濟長遠發展和金融穩定最大的潛在危險。部分媒體和國際機構甚至做出了‘中國商業銀行在技術上已經破產,銀行業危機隨時可能爆發’的判斷?!迸斯倩貞浀?。

      2003年,國務院關于國有商業銀行改革的重大決策付諸實施。改革的基本思路為,通過國家注資和剝離壞賬,對商業銀行進行財務重組,解決歷史存量問題;通過股份化,包括引進戰略投資者,改變商業銀行傳統的產權和經營機制,健全公司制;通過公開發行股票進一步充實資本金,強化對銀行的市場約束,推動銀行改革。這是既參照了國際上銀行重組的經驗,又融合了中國的具體國情的商業銀行“重組、股改、上市”三部曲。

      這為中國銀行業改革提供了一條清晰、務實和可靠的路徑。潘功勝稱,中國大型商業銀行股份制改革是一個非常艱難的過程。最終,匯金公司設立,運用國家外匯儲備對銀行進行注資。而關于引進境外戰略投資者,則主要出于兩方面的考慮。一方面,當時國內資本市場規模很小,國有商業銀行完成財務重組后要上市,一些國際著名的金融集團作為戰略投資者進入,可能產生一種信號效應,對首次發行定價產生提升作用,上市成功率也會提升。另一方面,引進境外戰略投資者,有助于學習先進的國際銀行業管理經驗,包括公司治理和風險管理經驗等。

      另外,關于發行上市,潘功勝表示,從發行地、發行時間窗口、發行規模、發行方式、發行結構設計到最終發行定價等,再到與境內外機構投資者之間、投資銀行與中介機構的溝通、交流、博弈,都面臨很多很難的選擇。

      2003年12月,國家對中、建兩行首先進行了注資,國有銀行股改上市的帷幕正式拉開。立足各自股份制改造的不同特色,在國家外匯注資等政策支持下,通過財務結構重組、成立股份有限公司、引進戰略投資者以及公開發行上市等先后幾個階段,四大國有銀行相繼完成了股份制改造并成功上市,開始了改革發展的新階段。

      2005年6月,交通銀行(5.450-0.04-0.73%)在港交所上市,2007年5月在境內返回A股上市。2005年10月,建設銀行(6.990-0.08-1.13%)在香港上市,2006年成功回歸A股市場。2006年6月和7月,中國銀行也先后在香港和境內成功上市。2006年10月,工商銀行成為在香港和內地資本市場同時上市的第一家金融企業,募集資金220億美元。2010年7月,農業銀行(3.460-0.03-0.86%)先后在上海和香港兩地上市,創當時全球IPO規模之最,融資規模為221億美元,至此國有銀行股改上市畫上了圓滿句號。

      “事實證明,關于國有商業銀行改革的時間窗口選擇是十分正確的。如果放在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后,商業銀行股份制改革很可能會遙遙無期。2010年,作為中國大型商業銀行改革的收官之作,農業銀行完成了股改上市。當時不僅面臨金融危機之后錯綜復雜的經濟形勢和劇烈波動的資本市場,還面臨外界對農業銀行經營模式的不解和質疑。幸運的是,農業銀行最終成功上市。在此之后,國內外資本市場對于大型商業銀行上市的發行窗口已經基本關閉?!迸斯俜Q。

      “國有銀行股改錘煉鍛造出一大批專業的商業銀行家,為國內國際金融改革提供了一套成功的范例。中央匯金公司先后對光大銀行(3.940-0.08-1.99%)、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等三家保險類機構、銀河證券等七家證券類機構進行了改革與重組,使一大批國有金融機構完成了市場化改制。更為重要的是,中國國有銀行的改制,沒有走蘇聯、東歐等國家大規模私有化、外資化的道路,而是在堅持國家控股的基礎上,走出了一條獨具中國特色的市場化改革道路,為國際提供了銀行轉制和治理現代化的‘中國方案’和‘中國智慧’?!苯ㄇ灞硎?。

      溯源:回歸實體

      2013年以后,銀行為了規避監管和信貸規??刂?,不斷進行創新,利用通道、理財、委外等發展表外業務,借用同業科目發展類信貸業務,實現信用擴張,但加劇了銀行體系風險。同時,貨幣市場、資本市場、信貸市場多個市場因資產管理業務緊密聯系在一起,一旦一方發生風險,整個金融系統交叉傳染性增強。在宏觀經濟方面,中國經濟進入新常態,GDP從過去的雙位數高速增長降低到個位數,經濟結構需要調節,國際部分地區的貿易保護主義和逆全球化的情況出現,商業銀行面臨著經營和發展產生壓力和挑戰。

      此外,銀行業結束了2007年以來多年不良貸款雙降趨勢,開始反彈,直到2016年,銀行業不良率才開始有企穩的跡象,2017年一季度銀行不良貸款率為1.74%。

      緊接著,回歸本源、優化結構、強化監管成為2017年以來的銀行業的工作基調。2017年3月底開始,銀監會連續發布《關于開展銀行業“違法、違規、違章”行為專項治理工作的通知》等多項通知,組織開展“三三四十”(“三違反”、“三套利”、“四不當”、“十亂象”)專項治理,重點規范銀行業經營管理行為,整肅金融秩序,強化廉潔從業,嚴禁利益輸送。

      2018年強監管繼續,銀監會重點圍繞公司治理不健全、違反宏觀調控政策、影子銀行和交叉金融產品風險、侵害金融消費者合法權益、不當關聯交易進行利益輸送、違法違規展業、案件與操作風險、行業廉潔風險等多方面開展整治工作。另外,值得一提的是,4月28日,《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出臺,要求加強對資管產品投資的非標資產的管控,并對產品投向做出了規定,還要求金融機構對資產管理產品應當實行凈值化管理,限制了商業銀行對非標資產的投資。

      “銀行業借助同業、表外等業務無序擴張的時代已經終結,銀行業將持續擠出虛增‘泡沫’。隨著穿透式監管深入,表外業務將加速‘回表’,資產質量將更加透明和真實,經營和發展策略也將回歸理性,穩健經營成為發展第一要務?!倍辔粯I內人士表示。

      在去杠桿的同時,頂層設計還要求銀行業改善貨幣政策傳導。緩解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依舊是2019年銀行業重點發力方向。今年2月,銀保監會發布的《關于進一步加強金融服務民營企業有關工作的通知》中提到,國有控股大型商業銀行要充分發揮“頭雁”效應,2019年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力爭總體實現余額同比增長30%以上,信貸綜合融資成本控制在合理水平。

      數據顯示,2019年1-6 月,新發放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平均利率6.82%,較2018年全年平均水平下降0.58個百分點。其中,五大行新發放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平均利率為4.78%,較2018年全年下降0.66個百分點,再加上承擔或減免信貸相關費用相當于降低其他融資成本0.57個百分點,合計已超過1個百分點。

      《2019年第二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稱,下一階段銀行業將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擴大對外開放,通過優化供給和增強競爭改善金融服務;堅決貫徹落實新發展理念,強化金融服務功能,以服務實體經濟、服務人民生活為本,以金融體系調整優化為重點,優化融資結構和金融機構體系、市場體系、產品體系,構建多層次廣覆蓋、有差異的銀行體系。

    上一條:國慶節前州城肉、蛋、油等價格趨穩 水果小幅回落蔬菜小幅上漲

    下一條:三大運營商5G預約用戶數近900萬 5G商用進入倒計時

    • 發表評論
    • 查看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請遵守評論服務協議。
    首頁 上一頁 下一頁 尾頁
    日韩影片丁香五月天_丁香五月影院综合在线_国产精品自在拍首页视频8_亚洲第1页无码专区